腾格尔变“骗子” 喝酒吃肉挺惬意

时间:2021-05-12 02:08:37来源:东莞市文郡五金电子有限公司 作者:潘晓峰

剧照

  歌手转行拍戏,在如今的娱乐圈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,但即便如此,当人们听说腾格尔主演的影片《双城计中计》将要于下周上映的消息后,仍旧流露出了些许的惊讶。虽说早在16年前,他就随谢飞的《黑骏马》一起出征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,但在很多人心中他仍旧是站在舞台上吟唱《天堂》之音的歌者。那么如今,早已年过半百的腾格尔又为何要接拍这样一部作品,是心愿使然,还是要在日渐蓬勃的电影圈分一杯羹。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,在电话中腾格尔讲述了自己多年来的心态历程。

  拍戏:一天一天找感觉

  《滨海时报》:听说在《双城计中计》中,您扮演了一位退隐江湖的骗子?

  腾格尔:就是一个老骗子。一开始,我已经退出江湖了,但后来出了一个案子,是年轻人中最红的骗子任贤齐干的,我要是不出面他们对付不了他。于是,我就重新出山了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怎么想到接演这部戏呢?

  腾格尔:实际上,这个角色离我现实生活很遥远。1995年,我在谢飞的《黑骏马》中扮演了一个蒙古族音乐人,那个角色跟我现实生活差不多。这次时隔16年重新参与电影,我告诉他们,第一我不要演蒙古人,第二不要演音乐人。因为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一个唱歌的蒙古人,如果还扮演类似角色,没什么突破,没有挑战性。现在想想,筹备这个电影是在两年前。我们几个朋友平时也爱看电影,也聊哪个好,哪个不好。后来,就开玩笑,说咱也拍一个吧。慢慢地,就有人上心了,他们真的找来了电影圈的编剧。这时,我觉得自己就不好参与了,毕竟是个外行。可大概过了一两个月,他们却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给了我一个角色。听完后,我当时特别高兴,终于有了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角色了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与现实生活不一样的角色,拍起来不容易吧?

  腾格尔:说心里话,真到了准备开拍的时候,内心特别紧张,毕竟离我生活太远了,担心万一演不好怎么办。可这时已经没有退路了,只能上去。一开始拍,我觉得挺熬人的,总想快点结束。我就从第一天开始倒数,每天拍完戏站在镜子前告诉自己,还有59天、58天、57天。压力太大,日子过得也慢。就这样,一个多月后,当我们转到大西北拍摄时,就好多了,拍着拍着找到感觉了。那种改变,我现在自己看电影,都能看出来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有人说这个片子跟《让子弹飞》风格很像,您觉得呢?

  腾格尔:还是不太一样,可能是年代相同吧,让人觉得有共同点。其实在开拍前,我们看了《让子弹飞》,也觉得我们的本子和他们有相似的地方,当时大家还开玩笑呢。实际上,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,我觉得是好事儿,从我的角度说,如果一样,就太好了,毕竟人家那个片子很有名啊。

  唱歌:把歌唱好已足够

  《滨海时报》:怎么去平衡唱歌和拍戏呢?

  腾格尔:比如说,有人问我今后会不会大举进军影视圈,这倒不会,我毕竟不是电影人,我永远的工作是音乐。但电影也不是不拍,我拍电影的目的不是为了挣钱,只是想换一种活法,换换环境,让自己对工作投入得更积极。以后有好角色、好本子我也会拍,但最多一年一部。还有,就是这些年我想多拍些小成本的片子,磨炼一下演技,再过些年,如果有可能我想演忽必烈,那应该是个大投资的影片了。我现在就是为了扮演忽必烈去学习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那唱歌方面呢?

  腾格尔:今后可能会少唱了,少接演出,主要是年龄,艺术还是年轻人的东西,毕竟站在舞台上,年纪大了会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评价一下当今的中国乐坛吧。

  腾格尔:首先说,我觉得唱歌说白了就是把歌唱好,怎么唱好,应该用你的心和情感。但现在,咱们这个圈内,好多人追求的不是唱歌,而是其它的一些浮躁的东西,外表啊、华丽的舞台啊、跳啊,什么的。慢慢地,人们就把唱歌放到了第二位。我觉得这有些遗憾,现在看电视晚会,参加演出,我都有这样的感觉。说真的,很多人的目的不是音乐,包括好多音乐人,总是想着怎么出名、一夜暴富。我认为应该是做事七分成就、三分荣誉,很正常,可很多人反过来了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具体的歌曲方面呢?

  腾格尔:说实话,这些年,流行音乐没有什么好的作品。我认为东方人喜欢的应该是旋律性的东西,西方是节奏性的,但现在中国音乐也丢掉了旋律性。大家知道的《草原之夜》,我觉得是最好的中国流行歌曲,那现在的歌一对一比较,真的没法比。这些年,我的创作就是按照这个线索。其实,这些年,我已经很少写歌了,只是为了歌迷写一些。倒不是因为失望,而是年纪大了,有啥意思啊?

  《滨海时报》:您觉得在事业上还有没有想要追求的目标呢?

  腾格尔:年轻的时候,有过一些想法,想为中国的民族音乐做点贡献。比如说,对中国民歌的改编,可后来觉得,中国民歌能够流传到现在,任何人都是没有资格改编的,我也只能在演唱和编曲上进行一些变化,但真正的东西是不能变的。现在想想,可能因为年轻,年轻人的冲动吗。说心里话,把自己过好了就行了,把歌唱好,把人做好,就足够了。

  做人:喝酒吃肉挺惬意

  《滨海时报》:在电影中扮演骗子,生活中您是不是也有很好的口才啊?

  腾格尔:其实我在生活中被骗的经历倒很多,有时被骗了那几天很难受,可过几天就忘了,我很容易相信别人。举个例子,我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唱歌,那时候圈子不健全,没有经纪公司、经纪人。去哪演出,都是朋友牵头。有一次,演完了,牵头人跑了,头两天打电话,态度特别好,说过两天给你演出费。可过两天,人家就急了,说我怎么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啊,弄得我倒不好意思了。还有一次,大概十年前吧,那时手机刚出来不久。有一天,我突然接到短信,说有一台5000块的手机只卖2500块,我就给人寄了5000块,说买两台。后来,就没信了。那时根本没想到手机里还有骗子。现在,骗子太多了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听说您酒量很大,还组织了一个“啤酒协会”,现在还喝吗?

  腾格尔:早了,那是92年的事了,现在没有了。现在活得比较真实,我今年都52岁了,也就是业余时朋友们聚在一起,喝喝酒、吹吹牛,年龄不饶人了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您是天津音乐学院毕业的吧?

  腾格尔:没错。作曲专业,我在天津待了五年,80年到85年。那时候在河东十一经路上学,去小白楼,我记得还是坐摆渡呢。后来修了桥,是在我上学时修的,83年吧。

  《滨海时报》:现在还经常来天津吗?

  腾格尔:经常去,有时候看看朋友,有时候是演出。那年音乐学院校庆,我还去了,演出了,但是没对外,很多朋友都没看到。

编辑:赵果

广告

weixn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